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六章 久别重逢(1 / 3)

作品:《退婚后我成了六宫之主

苏静言牵着萧翊的手走到一旁的树下道:“被宇文舟带走的女婴并非是年年,我不会蠢到让宋奚能够这么轻易偷走年年。”

萧翊松了一口气,道:“难怪我觉得年年怎么变了样了,不对,她既然不是年年,你方才怎么还选她不选我呢?”

苏静言见着萧翊还是以往那般会吃醋的模样,便解释道:“那女婴也是一条性命,她是为了替年年而遇险的,我又怎能不管她的性命呢?

况且宇文舟也不傻,我若是放弃救那个女婴,他必定会有所怀疑女婴的身份。”

萧翊问着:“那年年呢?我这么久都不见她了,怕是她连我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。”

苏静言道:“流儿他们先带着年年去陈家了。”

萧翊听是苏流带着年年,也便就放心了。

萧翊盯着苏静言身上只披着一件斗篷,便脱下了他身上的大氅给苏静言披上,再一次将她拥在怀中。

苏静言也环住了萧翊的腰,贪恋着他怀中的暖意。

一切的思念都尽在此怀抱中。

随着众人前来的贺知敏远远地望着树下相拥的二人,轻轻咬唇,捏紧着自己的衣袖。

萧千雅骂累了宋奚之后,顺着贺知敏的目光望去,又上下打量了下贺知敏道:

“阿言与陛下可真是的,小夫妻久别重逢搂搂抱抱没人会笑话他们,他们还害羞着躲到了一旁去。”

贺知敏听着萧千雅这话便道:“陛下与娘娘二人感情深厚。”

萧千雅道:“你知晓他们感情深厚就好,这普天之下男子多多少,你若不嫌弃,本郡主给你在江南找个好夫婿?”

贺知敏淡淡摇头道:“我一残花败柳之身,还是莫要拖累旁人了。”

萧千雅拍了拍贺知敏的肩道:“你哪里是残花败柳,明明是盛开得最艳的时候,你的亲事就包在我身上。”

贺知敏松了手中紧握的衣袖,望着远处的二人,也放下了心中的最后一丝不甘与妄想。

且不说她曾是萧廷侧妃,即便她还是国公之女也未必能走近陛下的心中。

既然如此,为何不试着坦荡放手呢?

多年来的期盼与情谊若是再去纠结也只是庸人自扰而已。

贺知敏多少也知晓些祁越与立夏之事。

既然立夏都能在此开酒楼重获新生,她又何尝要将自己困于自小的念想之中呢?

萧千雅走过去道:“阿言,咱们该下山回去了,再不走,等下山之时可要天黑了,这莲花峰下山本就不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