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章 朕怎可能会要废后呢?(1 / 3)

作品:《退婚后我成了六宫之主

苏静言满是愤恨地盯着跟前的萧翊道:“你可还记得你发过的亡国毒誓?”

萧翊道:“倒是,那朕就把你给废了,立仁妃为后,倒也不算违背誓言,朕依旧是不曾纳妃!”

苏静言陡然间又仿佛回到了十九岁的那一年,她等来了她的未婚夫,却不料未婚夫却是带着一个美貌的女子而来……

“娘亲,娘亲!”

萧宁乐见着外边天色都快黑了,娘亲还在午歇,紧蹙着眉头,额上有一层的薄汗,连来叫醒娘亲。

苏静言听到年年的声音,睁开眼睛来,见到跟前的年年,意识渐渐地回笼,松了一口气,“原是一场梦呐!”

萧宁乐跪在了苏静言跟前道:“娘亲,您做噩梦了吗?”

苏静言道:“算不得噩梦。”

若是再将梦做下去,她定是让年年篡了萧翊的皇位,岂会乖乖被废?

只是说来也奇怪,好好地怎么做了这种梦呢?

她的梦素来灵验,梦到萧翊出事萧翊果真出事了,梦到顾瑀与苏念善两人成亲果真成亲……

苏静言想要告知自个儿这就是一场梦,心中却也生了这么一根刺。

苏静言一怒之下,连信都不想给萧翊写了,他若是胆敢再让自己尝受一次当年被萧廷退婚之屈辱,她绝不会顾念这十五年来的夫妻之情。

萧宁乐道:“娘亲,您是不是梦到爹爹了?担忧爹爹呐?我刚收到爹爹的来信说,如今大棠已经夺回当初失去的北漠两部,且将万俟钧的兵马打得节节败退。

爹爹还把他困扰多时的牙齿给拔掉了,是一个连翘嫂嫂的小徒弟给爹爹拔得牙,爹爹还夸那小徒弟比我还矮小拔牙的力气却大!”

苏静言接过年年递上来的信,看着前面两张都是萧翊所写想念她的酸言酸语,也写明了前段时日没有日日写信回来是因为军情紧急。

萧翊又写了已得知苏静言怀有三胎,嘱咐苏静言好好休养,再是聊起了边关与他拔牙一事。

苏静言瞧着萧翊难得说起别的女子来,只不过她倒是没有吃南星的醋。

南星乃是何连翘的小徒弟,比年年才大两岁,算起来都是他们女儿的年纪了。

最后一张信中便是萧翊埋怨苏静言写信都是聊国事,也不过是一纸书信而已,萧翊希望苏静言能多写几张书信。

苏静言想起梦中的萧翊,干脆只写了一封信道:“战事吃紧,军马稀缺,日后便不寄书信,免让信使奔波。”

……

腊月初,顾琦瑶便出嫁到了